网络营销

世界精英的共同问题:应对社交媒体

2019-06-25 17:36:02

  3月18日,俄罗斯国会杜马下令调查美国之音、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自由欧洲电台(Radio Free Europe/Radio Free)的俄罗斯广播是否符合俄罗斯法律。与此同时,许多欧盟国家今年正在举行选举。德国和法国正在引入法规来控制社会媒体的“假新闻”。现实既有趣又无情:虽然各国制度主义精英的力量来源不同,但批评引起的担忧却非常相似。

  中国和俄罗斯的目标是保持供水。

  共产主义专制基因一直存在于中国和俄罗斯。中国的权力来源是缴获枪支,然后是建立宪法。俄罗斯是正式选举和议会,但本质上它仍然由一个具有强大独裁色彩的精英统治。独裁政权的政治逻辑决定了,虽然两国不能再垄断“真理”,但仍在努力寻求垄断舆论。

  控制媒体是共产主义极权主义的天赋。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有了一小段时间的私人报纸。普京来到克里姆林宫后,他赶走了一些媒体大亨,俄罗斯又回到了政府对公众舆论的控制之下。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以俄罗斯为教师,在改革后进行了一些改革。它还没有摆脱传统的积极宣传、引导舆论、压制不同声音、维护执政党威望的做法。在控制传统媒体方面,中俄两国的差异不大。但是对于网络媒体的控制,由于政府的巨大投资,中国有各种各样的在线评论员、武茂和专业的舆论分析师。俄罗斯的经济实力远远低于中国共产党,在网络控制方面的投资相对较低且落后。

  中国在这方面非常慷慨,向俄罗斯、伊朗和其他国家免费出口防火墙技术。一般认为,普京总统2016年6月访华时,签署了与中国在互联网领域合作的重要文件。事实上,双方在互联网领域的合作早在中国金盾项目完成后的胡锦涛时期就开始了,但双方都保持低调,没有表态。当然,中国也有时间向俄罗斯学习。例如,在习近平接任中国最高权力后,他仿效普京培养“青年警卫”的做法,将网络评论员的薪酬工作转变为中国高校共青团组织的义务工作。

  他们在控制社交媒体方面有自己的优势。中国正在招兵遣将,禁止Twitter、Facebook等国外社交媒体进入中国,即使Facebook负责人扎克伯格认真研究了习近平关于治国治国理政的问题,他也无法打开中国之门。对于国内的微博,中国采用了频繁的清扫方式,最终使其半死半活,使整个中国人都加入了微博。在微信方面,政府实施了群体管理制度,使每一组微信成为高度同质性的聊天群体,成功实现了党的领导。

  俄罗斯的主要媒体现在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当局的控制,互联网相对来说是免费的。俄罗斯的经济实力远远弱于中国,在控制互联网方面的投资也有些不足。普京的主要支持者是电视观众,而他的对手主要是互联网。在2011年和2012年俄罗斯大规模反普京示威活动中,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是反普京活动的主要推动力。现在俄罗斯即将举行2018年总统选举。当局认为,互联网、社交媒体和颜色革命是普京选举的主要威胁。因此,他们想效仿中国,但中国的经验和技术能否应用于俄罗斯的网络空间尚不确定。由于资金限制,俄罗斯控制互联网的能力远不如中国。一些批评普京的网站被当局封锁,但这些反对派网站仍然很容易通过社交媒体访问。俄罗斯评论员评论说:“如果当局不真正使用社交媒体,当局控制互联网的企图就没有多大意义。因为一旦网页被屏蔽,就会有社交媒体。社交媒体在网络空间中发挥着关键作用。

  西方民主政府也受到社会媒体的影响

  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周五(2016年2月25日)在德国柏林市政厅的颁奖典礼上发表讲话。

  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周五(2016年2月25日)在德国柏林市政厅的颁奖典礼上发表讲话。

  西方政府也受到社会媒体的困扰。美国、德国和法国的精英们为自己的言论自由感到自豪,自去年以来,他们一直在与社会媒体的斗争中挣扎。他们不需要控制传统媒体,因为这些国家的主流媒体与制度主义者的意识形态偏好高度一致。一些传统媒体也有一些批评,因为传播的有限,他们不能掀起大浪。

  第一个受到困扰的是默克尔政府。早在2015年,默克尔就发布了接收难民的无限承诺,德国版本的网络监控就开始出现了。9月14日,德国司法部长马海子(Heiko Maas)呼吁Facebook代表团成立一个由Facebook、民间社会组织和非政府组织组成的工作组,迅速删除“仇恨帖子”,收集证据,以抵制仇外言论。9月底,在纽约联合国大会全体会议期间,默克尔亲自提醒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Facebook关于难民的种族声明有所增加,扎克伯格承诺严格控制。德国联邦司法和消费者保护部(BMJV)于3月14日提出了一项关于防爆电器的法律草案,以防止社会媒体上的“仇恨言论”和“虚假新闻”干扰大选。旨在对社交媒体平台如何规范仇恨言论和虚假新闻做出详细规定,要求社交媒体公平。台湾必须建立24小时响应报告制度,并安排专人处理用户投诉,违反相关法律的公司将面临最高5000万欧元的罚款。据说该草案已在9月24日的选举前获得批准。

  法国在控制社会媒体方面与德国高度一致。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已经开始,应法国政府要求,Facebook和谷歌联手采取措施加强与法国新闻机构的合作,防止选民被“虚假新闻”误导,从而影响选举的“公平性”。两家公司宣布,他们将与一家新成立的由17家法国权威媒体组成的合作核查机构交叉核查机构进行深入合作,通过帮助公众衡量在线信息的真实性来打击“虚假新闻”。

  美国问题:降低观众对传统媒体的信任

  欧盟和其他国家认真吸取了希拉里在美国大选中失败的教训。尽管美国精英联盟的一致努力和主流媒体的片面支持,希拉里最终还是输掉了选举。精英们对此印象深刻,总结出两个失败的原因:一是俄罗斯黑客干扰了选举,二是社会媒体干扰了选举结果。《纽约时报》发表了十多篇关于这一点的文章,其中包括“社交媒体的政治力量:当虚假新闻影响选举时”(2016年11月18日),文章认为,“美国大选将Facebook作为数字时代的信息来源放在了聚光灯下。”在此之前,世界各地的领导人、宣传团体和少数民族都面临着大量虚假的网络信息和滥用,对现实世界产生了消极的政治影响。多年来,社交网络在很大程度上未能压制虚假信息。

  但就在几年前,美国媒体和希拉里本人对社交媒体的态度却大相径庭。2009年1月21日,时任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在华盛顿特区的新闻博物馆发表演讲,公开表示支持开发新工具,使公民在没有政治审查的情况下行使言论自由权。我们正在资助世界各地的团体和组织,以确保这些新工具以本地语言版本提供给需要的人,并为他们提供安全访问互联网所需的培训。在同年6月的伊朗大选中,希拉里·克林顿以极大的赞赏和支持将选举变成了一场“推特革命”。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罗伯特盖茨(RobertGates)表示,Twitter等社交媒体是“美国的重要战略资产”,在伊朗的德黑兰抗议活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项新技术使独裁政府控制信息变得“非常困难”,而且这项技术进步是全世界自由的伟大胜利。当时,甚至有这样一个媒体短语:“鼠标点击可以改变世界,推翻独裁”。

  在2011年中东和北非茉莉花革命中,Facebook和其他公司的作用也被高度夸大。直到2011年初帮助发起解放广场革命的谷歌埃及员工Wael Ghonim在匿名Facebook页面上推动埃及革命,他重新思考“社会媒体更擅长打破旧秩序,而不是建立新秩序”,西方世界对社会媒体的热情才得以提升。溶液开始冷却。紧接着,它陷入了恐慌,社会媒体不能由国家机构控制。主张“互联网革命”的前国务卿希拉里输给了左翼阵营,在2016年的选举中,只有1%的人获胜。结果,西方社会媒体的地位发生了变化,从推翻独裁统治的工具,到瓦解政治正确性的谣言的传播者,被清理和罚款。

  对于传统媒体来说,他们作为权威信息来源的地位正在被社会媒体稍微瓦解。3月6日,投资者SBusinessDaily(IBD)/Technology Standard Market Intelligence(TechnologicalMarketIntelligenceofPolicyandPolitics,TIPP)公布了最新的美国民意调查结果:55%的受访者“厌倦了主流媒体的持续负面报道”,约54%的受访者认为媒体“已成为反对党和反对者”。坚决反对特朗普。以及他的每一项政策。3天后,《今日美国》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45%的美国人对特朗普总统持正面看法,但他的支持率仍高于国会(26%)、希拉里克林顿(36%)和媒体(37%)。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社会媒体的出现只有10多年,但由于人们可以作为言论自由和公众参与的重要工具,中国、俄罗斯等独裁国家都对社会媒体深恶痛绝,西方政治精英和媒体也都崇尚言论自由,对它越来越不满。美国高级安全官员将就窃听指控的真实性和虚假性作证。

更多关于南通网站建设,南通SEO,南通网站优化内容请关注南通康盛策划传播有限公司